2018亚洲欧洲偷拍av,色拍偷拍亚洲欧美在线,国内偷拍亚洲欧洲2018,2018在线国产偷拍视频,国内自拍a v偷拍视频,色偷拍亚洲偷自拍视频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乱伦小说  »  阉割的爱情
阉割的爱情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2018亚洲欧洲偷拍av 色拍偷拍亚洲欧美在线 国内偷拍亚洲欧洲2018 2018在线国产偷拍视频 国内自拍a v偷拍视频 色偷拍亚洲偷自拍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2013年,早春。

  东北三省,某市。

  文质彬彬的杜嘉宇,是这个城市一所师范大学中文教育系的大四学生,而且是系学生会的副主席。

  杜嘉宇是从本省一个经济欠发达的边远县城考上这所大学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可能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吧,他应该算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了,学习刻苦,成绩优异,年年是学校奖学金的获得者。

  而且,他在学生会里的表现也很突出,工作能力强,组织开展的各种社团活动都是有声有色,像模像样,深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

  杜嘉宇的女朋友方芳也是这所学校的大四学生,只是不在一个班里。

  方芳的家在本市,但由于学校距离市中区较远,因此也在学校住宿,到了周五才回家住上两晚,周日晚上或者周一早上再来学校。

  他们是在一次学生会的社团活动中认识的,两人一见钟情,坠入爱河。

  也跟其他干柴烈火的青年男女一样,当他们越来越觉得彼此离不开对方的时候,就再也不满足于那种亲吻、抚摸的小动作了,开始偷偷尝试了更进一步、更深一层的事情。当然,他们也得到了那种让人迷恋、让人忘情、更让人上瘾的极大快感,那种男女之间的吸引和爱恋一发不可收拾。

  于是,在方芳的一再提议下,他们在学校附近的家属楼里租了一个小屋子,住到了一起,俨然成为了一对相亲相爱、形影不离、出入成对的小夫妻了。

  因为杜嘉宇家庭条件一般,方芳家庭条件特别好,所以,租房子的全部费用就由方芳一个人承担了。

  两个人在这个温馨的小窝窝儿里,浓情蜜意,夜夜欢歌,变着法儿地品尝男女之爱,尽情享受鱼水之欢……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还差三、四个月就要大学毕业了。

  学校为了给即将毕业的学生留出找工作的时间,基本上也不给安排什么课程,管理也是很松散,跟放假差不多,只是到时候要回来参加统一进行的毕业考试。

  杜嘉宇因品尝兼优,又是学生干部,系里已经给他推荐好了工作,是本市的一所重点初中,他欣然接受了。

  但是,方芳的工作却一直没有定下来。

  原因是方芳家里条件特别好,她的父母计划安排她出国留学,以后在国外工作和生活。而方芳却不同意,一是为了杜嘉宇,二是她自身也没有什么野心,属于是那种安稳度日、随遇而安的女孩子,不希望离家太远,也不想干什么大事业。

  因此,这几天杜嘉宇和方芳都有些心事重重、郁郁寡欢。

  此时,已是晚上10点多了。

  杜嘉宇和方芳躺在出租屋里宽幅不大的小床上,上面盖着被子,相拥无眠。

  方芳枕在杜嘉宇的胸前,只穿着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粉色小内裤,幽幽地道:“老公,还有几个月就要毕业了,我妈说啥都要送我出国留学,说什么也不同意我留在本市,还旗帜鲜明地反对咱俩在一起,你说怎么办啊?”

  杜嘉宇一边抚摸着方芳光滑的肌肤,一边无奈地安慰道:“没事的,也许过几天你妈就回心转意了。”

  方芳道:“那要是等到毕业还不同意呢?我要是真的出国了,怎么办?我舍不得你啊。”

  杜嘉宇道:“宝贝,我也舍不得你。不过,你放心,不管你在哪里,我都永远爱着你,你永远是我的小宝贝儿,是我最爱的小樱桃儿……”

  “小樱桃儿”是杜嘉宇对方芳的昵称。方芳的乳头特别漂亮,粉红色,嫩嫩的,虽然并不大,可是富有弹性,让人看了垂涎欲滴,忍不住要放到嘴里吸吮上几口。

  杜嘉宇一边说着,一边不由地把手放到了方芳的乳房上,轻轻地抚弄起来。

  方芳假装生气地道:“哼,我才不信你哪。我前脚走,没准儿你后脚就马上找另一个女孩儿了,也搂着人家叫宝贝呢,是不是啊?”

  杜嘉宇忙道:“不会啊,你放心吧。哪个女孩儿也比不上我的芳芳好啊。”

  方芳道:“怎么不会?我看你们班上的那个姚晶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成天看你的眼神像是要吃了你一样,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老实实地交待,快说……”

  杜嘉宇忙道:“我跟她能有什么事?你可不能冤枉我啊。而且人家也是有男朋友的,跟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再说了,姚晶哪有你长的漂亮啊,你是一位七仙女,她只不过是只妖精罢了。”

  杜嘉宇的回答让方芳十分受用,咯咯地笑了两声,才道:“你就别贫嘴了,人家正烦着哪。哦,对了,也不知道怎么了,这几天我妈总是打听你的事,难道这个老女人要下最后通牒了?”

  杜嘉宇道:“不会吧,她打听我什么?”

  方芳道:“反正是有事没事地总提起你,又想问清楚,又不想太深问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到底是什么意思?”

  杜嘉宇想了一想,也摸不着头绪,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方芳接着道:“你到是说说,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妈同意咱俩的事儿啊?”

  杜嘉宇故作愁态地道:“我能有什么好办法,我连你妈长什么样儿都没见过,干着急,使不上劲儿啊。嘿嘿,我就能在你身上使上劲儿……”

  说着,杜嘉宇一侧身,压上了方芳的半个身子,嘴也顺势吸上了方芳的乳头,伸出舌头舔弄了起来。

  方芳早已习惯了杜嘉宇的舔弄,并未躲闪,反而娇笑着说道:“好啊,你这个小色狼,真要是哪天见了我妈,还想在她身上使劲儿啊?老的小的你都想吃,你真是色胆包天了!哼……大色狼……大坏蛋……大……”

  不等方芳说完,杜嘉宇已经把正在舔弄着乳头的舌头移开,迅速亲上了她的小嘴儿,一只手也伸到了她的下体。

  杜嘉宇隔着方芳薄薄的三角小内裤用手一摸,感觉到有点湿湿的,原来方芳的小嫩穴早已经流出了淫水。

  方芳也一边亲吻着,一边用小手隔着杜嘉宇的短裤轻轻抚摸着那根已经渐渐粗大起来的阳具。

  方芳闭上了眼睛,享受着男友甜蜜的抚摸和亲吻,小穴被男友灵活的手指抚弄着,虽然隔着小小的内裤,可一股股的淫水还是不停地流出来。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迎合着,喉咙里发出轻轻地呻吟声。

  只亲了一会儿,杜嘉宇就迫不急待地一下掀开了被子,一只手熟练地脱掉了方芳的超薄小内裤,随便在湿漉漉的小穴上抠弄了几下,就把沾满淫水的手指插进了小小的水帘洞里,用熟练的指法揉、抠、挖、插起来。

  方芳把两只小腿儿分得开开的,这样更方便让杜嘉宇抚摸和抠插自己,黑黑的阴毛下,一个水汪汪的小嫩穴,淫水正不断地渗流出来,顺着杜嘉宇的手指淌到了床单上。

  杜嘉宇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很不客气地用力揉搓着方芳又白又嫩的乳房,两个粉红色的小乳头也被弄的突起好高,真像是两粒刚刚成熟的粉红小樱桃儿,让人越看越爱。

  方芳被弄的面色泛红,娇喘连连,一边哼哼着,一边低声说道:“……啊……恩……老公……咱俩都……都一星期没做了……想死了……你看,下面都湿成……湿成什么样子了?”

  杜嘉宇一边用手抠着方芳的小穴,一边挑逗着道:“恩,可不……小宝贝儿……小骚穴……真是湿的不得了……流了这么多……骚水……是不是特别想要……?”

  方芳嘴里喘着气,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恩……是啊……都快……想死了……”

  杜嘉宇接着道:“真委屈我的小宝贝儿、小樱桃儿了,老公这不是正弄你呢嘛……别急哦,等会老公好好补偿补偿你,好好让小骚穴享受享受……”

  方芳娇喘着道:“好……好的……老公……哦……轻点抠……啊……好舒服……哦……对……就是那儿……啊……对……”

  方芳一边呻吟着,一边把杜嘉宇的短裤拉了下来,杜嘉宇的鸡巴硬得好高,又粗又长,都快碰到自己的肚脐眼了,方芳赶紧用手不停地摸着、撸着、上下套弄着,鸡巴硬得像根铁棒一样,龟头也被套弄得越来越红,散发着淫荡的光亮。

  此时,两个人已经完全沉浸在炽热的、饥渴的、忘情的性欲之中,一个挺着硬硬的大鸡巴,一个张开盛满骚水的小嫩穴……方芳一边温柔地套弄着大鸡巴,一边急切地道:“好老公……我的小逼逼好痒啊……简直要命哦……快点插进来吧……”

  杜嘉宇心里知道,如果不把前戏做足,方芳的性欲就不能充分调动起来,等会干她的时候就不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所以故意问道:“小宝贝儿……现在就想要大鸡巴了?……”

  方芳稍微向上挺了挺身子,迎合着杜嘉宇的动作,道:“哦……嗯……是啊……现在就要……受不了了……啊…小逼太难受了……快点插进来吧……给我吧……把大鸡巴插到小穴里面……啊……哦……”

  杜嘉宇道:“小贱货……小骚逼受不了了么……我还想用大鸡巴先操一会儿你的小嘴儿呢……”

  方芳道:“好老公……亲老公……不嘛……先操小穴嘛……小穴太难受了哦……”

  杜嘉宇道:“那我什么时候操你小嘴儿啊?……不操小嘴儿我可不过瘾哦……”

  方芳道:“哦…等……操完……操完小穴……再操小嘴儿……啊……最后……就射小嘴儿里……哦……快点插进来吧……啊……把你的鸡巴……插进我的小骚穴里嘛……啊……快点……”

  杜嘉宇一看差不多了,就说道:“好吧……小骚货……那老公就先操操你这个小骚穴、小贱逼吧……”

  杜嘉宇一翻身爬起来,把方芳的双腿举高,放在自已的肩上,方芳的小穴挺得高高的,迫不急待地用手捏住杜嘉宇的大鸡巴,就往自己的小逼穴里塞,杜嘉宇的屁股向下一压,用力一顶,方芳的嘴一张、眼睛一翻,就听“嗳哟儿”一声……“嗳哟!好老公,操进去了……”

  插进去后,杜嘉宇大约停了几秒钟,就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结实的屁股用力地向前顶着,顶得方芳只是喘着娇气,屁股左右不停地摆弄,有时也忍不住一挺一挺地向上迎着大鸡巴,两人的肚皮碰在一起,“啪!啪!”地轻响。

  因为刚才杜嘉宇已经把方芳的性欲调动了起来,所以杜嘉宇只插了一会儿,方芳就觉得非常舒服,两只小手把杜嘉宇搂得紧紧的,哼哼唧唧地呻吟着,小骚穴里面“咕叽咕叽……噗吱噗吱……”地响,清亮的淫水顺着阴户流淌下来。

  阿娇轻声的浪叫:“好老公……好哥哥……啊……你的大鸡巴……插得……人家……太舒服了……好哥哥……啊……用力……再快一点……啊……再重一点……”

  杜嘉宇稍一用力,使劲儿地猛插着嫩穴,方芳闭着眼睛,直喘着长气,更加舒服得死去活来了。

  “好哥哥……大鸡巴哥哥……啊……你的大肉棒……真好……嗳哟……真舒服……好老公……用力啊……狠狠地插……啊……用力插小穴……啊……受不了啊……”

  方芳这麽一叫,杜嘉宇更加卖力了,屁股一抬,连鸡巴都拔出来了,方芳感觉到鸡巴拔出来了,急忙道:“怎麽插的啊!鸡巴都跑出去了……”

  她的话还未说完,杜嘉宇又用力一插,只听“扑哧”一声,就把整个鸡巴又狠狠地插进了小穴,方芳“妈呀”一声,叫了起来。

  “啊!……你……这个大鸡巴……啊……我的小穴……嗯……快要被干破了……哦……插到底了……啊……爽……”

  杜嘉宇就用这种一插到底的方式,专门对着小穴深处猛操,不时地把大鸡巴整根拔出来,再整根插进去,一下一下的狠插,干了一百多下,直把方芳干得气喘如牛,漂亮的大眼睛翻得大大的,可爱的小嘴巴张得开开的,光滑的小屁股也不停的向上迎着,口中不断的浪叫。

  “我的小穴……好舒服……真爽……啊……亲丈夫……插死我了……啊……真好……快……操我……啊……”

  杜嘉宇也一边操着穴,一边迎合着她,道:“小骚货……小贱逼……好受么……老公的大鸡巴操得……舒服么……”

  方芳道:“啊……舒服……太舒服了……哦……最喜欢大鸡巴了……啊。……小骚逼……就是给你这根大鸡巴……操的……啊……”

  杜嘉宇道:“好……你这个……小逼……小贱逼……快告诉老公……你是不是小骚逼……是不是……恩……快说……”

  方芳道:“恩……是……啊……是……我是……小骚逼……哦……天生的小贱货……干死我吧……哦……你的大屌真猛……真过瘾……爽死了……啊……把我的小逼操烂吧……哦……使劲儿……用力……啊……”

  杜嘉宇道:“好啊……你这个天生的小骚逼……欠操的贱货……是不是遗传你妈妈的骚劲儿了……快说……”

  方芳道:“是……是啊……”

  杜嘉宇道:“是什么……说出来……不说出来……大鸡巴就不操你了……听到没有……说……”

  杜嘉宇一边催促着,一边加快了节奏,把方芳操得上气不接下气,似乎已经失去意识地说道:“我说……我说……我是天生的小骚货……是……是我妈遗传给我的……”

  杜嘉宇道:“好……你个小骚逼……那你妈是什么……”

  方芳道:“我妈……也是骚逼……是大骚逼……老骚逼……啊……快操吧……使劲儿干……干小骚逼……和……老骚逼……一起操……哦……”

  杜嘉宇道:“哦……妈的……这还差不多……这才是我的小骚货嘛……这样操……才过瘾……是不是……”

  方芳道:“是的……这样……啊……过瘾……哦……太过瘾了……骚逼……爽死了……我和……我妈……都是你的……骚逼……啊……让你使劲操……操吧……哦……”

  杜嘉宇和方芳在床上不断狂浪骚叫,嘴里说着难以入耳的污言秽语,大鸡巴拉出来又大力的插进去,拔出……插进……拔出……插进……连连的抽送,把方芳舒服的云里雾里、要死要活。

  “啊……不行了……受不了了……老公……大鸡巴……操得我好舒服……快被大鸡巴哥哥……插死了……啊呀……哦……”

  方芳浪叫得越欢,说的骚话越离谱,杜嘉宇就干得越来劲儿,鸡巴就越硬越大。

  粗粗的大鸡巴拔出来又干进去,把方芳干得头向两边乱摆,不停的吞着口水,屁股也不停的狠命向上挺着,小穴里“咕吱、咕叽”地响个不停,嘴里也“哼哼唧唧”地浪叫个不停。

  不一会儿,就听到方芳叫道:“……我快了……快不行了……啊……我的小穴……酸酸的……麻麻的……每下都插到穴心了……哦……我的子宫……开花了……啊……吃不消了……”

  方芳这样浪叫了几声,突然把头向上一歪,两只小手紧紧地抓住床单,小屁股非常用力地向上挺着,一股一股清清亮亮的淫水冲着龟头喷了出来,足足持续了10多秒钟……方芳高潮了……而且,还喷了那么多的阴精……方芳整个身子软得像棉花一样,腿也放下来了,一动也不动,一点声音也没有,只是那两只小腿儿还是分得开开的,阴毛也全湿了。

  这时,杜嘉宇才慢慢地把大鸡巴拔出来,刚一拔,方芳的穴眼里就又淌出来一小股透明的阴精。

  杜嘉宇看着她那被干得红红的小穴,自豪地哼笑了几声,故意问道:“小贱货,怎么样,高潮了吧?”

  方芳的快感似乎还未消退,还沉浸在刚才忘我的兴奋之中,无意识地轻轻点了点头。

  杜嘉宇心里清楚,此时的方芳,才是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女人。

  现在,方芳就像一具有血有肉、有体温、有弹性的木偶一样,已经丧失了思考和判断的能力,你完全可以支配她干任何事情,你让她干什么都可以。就算你真的在她身边狠狠地操她的母亲,她也绝对不会有一丁点儿的反对。

  此时,想起方芳的母亲,杜嘉宇的鸡巴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一种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感觉,只是觉得鸡巴涨得很难受,特别特别难受,如果不马上发泄出来就会爆掉似的……于是,他一挺身,迅速把鸡巴挪到了方芳的脸部,伸开腿跨了上去,硕大的鸡巴都快比方芳的脸长了,上面还沾满了刚才方芳喷出的淫水。

  方芳感觉到了他的大鸡巴,微微张开了小嘴,杜嘉宇用手一扶,又粗又大的鸡巴一下就插进了方芳的嘴里,差点就插到了她的嗓子眼儿。

  方芳皱了一下眉头,难受地“呜……呜……”了两声。

  杜嘉宇这才感到刚才自己太冲动了,太用力了,插得太深了。于是,稍稍拔出了一些。

  方芳这才感觉舒服些,一边伸出手从后面捧住杜嘉宇的屁股,一边自觉地伸出舌头来回舔弄、吞吐起来,没用多长时间,把杜嘉宇鸡巴上的淫水一滴不留地吃进了自己肚子里,把大鸡巴舔得干干净净。

  可是,杜嘉宇还是感到不过瘾,特别是脑子里总是在想着方芳的母亲,想着她长的什么样子,是不是也跟方芳一样是个大骚货,越想鸡巴涨的越大,越想鸡巴涨的越难受,于是就开始在方芳的嘴里慢慢地前后抽送起来。

  方芳吃着杜嘉宇的大鸡巴,也明显感到它越来越粗,越来越大,塞得嘴巴里满满的,舌头都伸不出来了。

  而且,杜嘉宇现在的鸡巴好像比平时还要大很多,真是让她爱不释“嘴”,一点都舍不得吐出来,任凭杜嘉宇在她的嘴里来回抽送,反而紧紧地用嘴吸着,这也让杜嘉宇感到更加舒服了。

  杜嘉宇脑子里想着方芳的妈妈,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大鸡巴在方芳的嘴里越插越深、越插越快……方芳兴奋地任由杜嘉宇的大鸡巴在嘴里肆意抽送,狂插不止,按照杜嘉宇抽送的节奏不断地调整着呼吸,小嘴儿也忙着“啧……啧……”地吸吮着大鸡巴,不时吞咽着口水,就像永远也吃不够一样。

  最后,満脑子里都是方芳母亲的杜嘉宇,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怂恿着、鼓动着,再也顾不得方芳的感受了,伸出双手按住方芳的头,屁股使劲地向前顶着,把方芳的小嘴儿当成她的小逼一样,让大鸡巴在里面狠狠地插进去、拔出来,深深地插了几十下,再也控制不住这种想要发泄的欲望,一股浓精就喷射而出,全部射进了方芳的嘴里。

  霎时间,杜嘉宇真的感觉天好高、云好淡,世界真美好,太他妈的爽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射得过瘾、射得痛快、射得酣畅淋漓……一番激战过后,两人很快便沉沉睡去。

  然而,在他们年轻而单纯的美梦里,是否会知道正有一个改变他们一生命运的事件,正在悄悄地临近呢。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已经到了四月份。

  东北的春天来得比较晚,四月仍是冰雪初融、寒意未消的时节。

  白居易有诗曰:“花寒懒发鸟慵啼,信马闲行到日西。何处未春先有思,柳条无力魏王堤。”

  虽说写的是洛阳由于天气冷,春来晚,“花寒懒发”、“柳条无力”,只有那么一点点的春意,但用这首诗来形容早春时的东北,却也是十分符合和恰当的。

  这个季节,乍暖还寒。

  早晨刚出门的时候还很凉,但是到了中午,阳光就会越来越足,也越来越热,气温好像陡然间升高了好几度似的,让人们暂时忘掉了清晨的凉意。

  现在已经中午11点多了。

  杜嘉宇坐在一家豪华餐厅包房里靠窗一边的沙发椅上,窗外暖暖的阳光正好照在他年轻而健壮的身体上,使他略微感到一点点的发热。

  此时,杜嘉宇正在等待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刘碧菲。

  刘碧菲是女友芳芳的母亲,更是全市着名的女企业家,一家大型外贸进出口公司的董事长,生意做得很大。

  今天早上,杜嘉宇刚刚接起刘碧菲打来的电话时,并不知道对方是谁。

  直到对方自我介绍之后,他才“哦……哦……啊……”了半天地说上一句:“阿……阿姨好……”

  刘碧菲在电话里的大概意思是说,经常听到芳芳提起杜嘉宇,只是还没见过她,今天中午正好有时间,想单独约杜嘉宇出来见一见面,不知道杜嘉宇有没有时间,是否愿意出来坐坐。

  虽然,她的语气非常礼貌,声调也很平缓,但却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味道。

  当杜嘉宇略带激动地表示“有时间,可以的”之后,她直接告诉了他这家餐厅的地址和包间号,并约好11点30分准时见面。

  临挂电话前,刘碧菲特意地说道:“嘉宇啊,我今天约你见面的事,事先并没有告诉芳芳,你也知道,这孩子素来不喜欢我管她的事情,所以你也先不要跟她讲,好不好?有些事情还是不让她知道的好,你说呢?”

  杜嘉宇心里一愣,但马上说道:“哦,阿姨,好的,你放心吧,我不会跟她说这个事情的。”

  杜嘉宇明显感到,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电话那头好像轻轻地呼了一口气,似乎轻松了很多。

  杜嘉宇心里明白,自己家庭条件一般,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无权无势,只靠工资生活,而芳芳家庭条件十分优越,父亲是省委党校的副校长,母亲是着名的女企业家,而且听说还有亲属在国外定居。

  因此,芳芳母亲一直认为他和芳芳条件悬殊,根本不属于同一个社会阶层,坚决反对两人交往。

  这也是虽然芳芳家在本地,但她始终不敢带自己回家的主要原因。

  为了这次见面,杜嘉宇特意扎上了自己唯一的一条领带。大学三年多了,除了那次竞选学生会副主席的演讲会上带过一次外,这是第二次。

  出门前,他对着镜子反反复复地摆弄了20多分钟才满意,最后又仔仔细细检查了好几遍,才放心地出门。

  他这样做,不仅是因为芳芳母亲的社会地位很高,避免在着装上有失礼貌,让人觉得太过失礼。更主要的是,他想让自己显得更加成熟和稳重一些,不像别的大学生那样给人一种稚气未脱、乳臭未干的感觉。

  也许这样,芳芳的家长才会很放心地把女儿的终身托付给他。

  此时,不知是因为照在他身上的正午阳光太足了,还是平时不系领带有点不太习惯,又或者第一次进这种高档餐厅的缘故,杜嘉宇总是感觉有点别扭,时不时地动动身体,换个姿势,又不敢太随意,就这么很不自在地等着。

  这时,虚掩着的门外传来一阵“咔、咔”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脚步声……“董事长,您的客人已经到了,正在等您,这边请……”一个女招待员殷勤招呼着。

  杜嘉宇马上站起身。

  这时,女招待员已经推开了门,一个中年女人出现在了包房门口。

  杜嘉宇只觉眼前一亮,门口的中年女人身材高挑、气质高贵、美艳非凡,深紫色的长身高领风衣将她雍容典雅的气质彰显无遗,而雪白的皮肤在深色风衣的衬托下,则显得更加白皙丰润,一对高耸的乳房傲慢地挺立在胸前,乌黑的长发盘成了一个高高的发髻,一双迷人的眼眸正朝着杜嘉宇的脸上飘来。

  不用多想,这肯定就是女友芳芳的母亲--刘碧菲了。

  杜嘉宇马上向前迎了两步,礼貌地先向对方打了招呼。

  “是刘阿姨吧?刘阿姨,您好,我是芳芳的……”杜嘉宇略微停顿了一下,马上接着道:“芳芳的同学--杜嘉宇。”

  杜碧菲一边看着杜嘉宇,一边也忙道:“哦,嘉宇啊,真不好意思,是不是等很久了,我临时有点事情耽搁了一会儿……不要跟我客气嘛,快……快坐下……”

  双方落坐后,不一会儿,菜就上齐了。

  女招待员出去的时候,知趣地顺手把门也带上了。

  杜碧菲抬起美目,对着杜嘉宇温婉一笑,纤细的手指轻轻整理了一下散落的发丝,有意无意地上下打量着杜嘉宇。

  杜嘉宇被看得有些不太自在,心里“呯、呯”直跳,脸上微微有些发热。

  他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杜碧菲却开了口。

  “嘉宇,饿了吧,快吃吧。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点了几样儿,你看还合胃口吧……”

  “我吃什么都行的,阿姨,你也吃……”

  两人一边谦让着,一边吃着,一边说着话。

  杜嘉宇主动问道:“刘阿姨,您这次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没关系的,您尽管直说好了。”

  刘碧菲道:“好吧,既然你这么直接,我也就不卖关子了。这次主要是想跟你谈谈芳芳的事情,我一直不太同意你们在一起,这个你应该也知道吧?”

  杜嘉宇道:“是的,我知道。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请您相信我们。”

  刘碧菲道:“我看得出来,你很喜欢芳芳,芳芳也很喜欢你。但是,你知道爱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杜嘉宇没有回答,他明白,这个问题根本用不着回答,因为刘碧菲根本不是在跟你探讨这个问题,她这样问,肯定是要有下文的。

  果然,刘碧菲停了一下,就主动地说:“我觉得,两个人相爱,最重要的是凡事要为对方多考虑、多着想,只要对方好,无论自己做什么都愿意,甚至为了对方可以牺牲生命。你说是么?”

  杜嘉宇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因为他根本无法反驳。

  刘碧菲接着说道:“芳芳爱你,他为了你,可以跟我顶嘴,甚至可以为了你而放弃出国的机会,放弃国外的优越生活。她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不觉得也应该为她做点什么吗?”

  杜嘉宇不解地问道:“我能为她做些什么?”

  刘碧菲说道:“你要为她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离开她。”

  杜嘉宇虽然明知这个话一定会说,可现在真的被当面说出来,他心里还是紧了一下,继续无语地看着眼前这个聪明的美妇。

  刘碧菲见杜嘉宇不说话,又说道:“芳芳是个好女孩,作为母亲,我希望她能够接受最好的教育,享受优越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条件,过着蓝天白云、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生活。而这些,你都给不了她。可凭你现在的条件,你拿什么娶她?你能让她过上体面的生活么?你不但给不了她这样的生活,而且,只要你跟她在一起,她连我要给她的这些都要全部舍弃。我觉得,你要是真的爱芳芳,真的为了芳芳好,就应该离开她,让她去过我给她设计和安排的生活。”

  听到这里,杜嘉宇的自尊心被深深地刺痛了,他从来没想过这么现实的问题,刘碧菲这么一说,他确实感到入情入理。不仅在心里暗暗问自己,能让心爱的人过上富足的生活么?此刻,他的目光渐渐地不如刚才那么自信和刚毅,不再看着刘碧菲的脸,而是微微地低下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心理上已经一步一步地被推向深渊。

  刘碧菲浸淫商场二十几年,久经世故,阅人无数,非常善于察言观色,杜嘉宇的心里变化,当然逃不过她的一双眼睛。

  刘碧菲语气越来越伤心,略显哽咽地说道:“嘉宇,我也知道,你是一个好男孩,品学兼优,十分懂事,各方面表现都很出色,否则芳芳是不会爱上你的,我相信芳芳的眼光。而且,今天见到你,更让我相信你是一个真诚、善良、有勇气、敢担当的男孩子,算是阿姨求你了,你若是真的爱芳芳,就离开她,你也不想让芳芳跟你在一起过工薪族的生活吧,买不起房子、车子,请不起保姆,每天在家做家务,挤公交车上下班,在单位还要看着领导的脸色,加班加点地辛苦工作,挣那么一点儿微薄的工资,你忍心让芳芳跟着你受苦么……”

  刘碧菲这么做虽然是自私的,但说的话却又入情入理。

  刘碧菲又说了很多很多,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杜嘉宇开始动摇了,他的自尊心已经被深深刺痛了,也听不清刘碧菲在说些什么,像得了大病一样,一点意识都没有,大脑一片空白。他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瓦解了,现在心里一万分地恨自己,不仅觉得自己配不上芳芳,甚至觉得自己跟芳芳在一起,反而是害了芳芳一辈子。

  最后,他也不知道刘碧菲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杜嘉宇迷糊迷糊地走出了餐厅,没有回他和芳芳的爱巢,而是回到了学校宿舍。

  他躺在床上,想了很多,想到芳芳的家庭,想到自己的父母,想到迷茫的未来,反复对自己说,也许芳芳真的不属于我。

  他在心里一万次地告诉自己,为了芳芳的幸福,他应该放手,而且必须放手。

  那一刻,他决定不再见芳芳。

  第二天,杜嘉宇一个人拎着行礼,离开了学校,坐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

  车上,他给芳芳发了一个手机短信:“亲,考虑很久,我们分手吧。也许离开才是正确的选择。没有勇气见你。祝幸福。”

  发完后,杜嘉宇狠狠地把手机抛向了窗外……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12-10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