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亚洲欧洲偷拍av,色拍偷拍亚洲欧美在线,国内偷拍亚洲欧洲2018,2018在线国产偷拍视频,国内自拍a v偷拍视频,色偷拍亚洲偷自拍视频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乱伦小说  »  被罚的折磨
被罚的折磨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2018亚洲欧洲偷拍av 色拍偷拍亚洲欧美在线 国内偷拍亚洲欧洲2018 2018在线国产偷拍视频 国内自拍a v偷拍视频 色偷拍亚洲偷自拍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春天是个美好的季节,常常让人产生快乐的心情,而扬州的春天更是如此。
  正是扬州太美了,所以经常会让人们流连于河湖之中,花木之间。有谁会浪费这么难得的好天气,呆在屋内而不去享受自然的美好?确实也有例外的人,不光待在屋里,还是两个人一起待在一间狭小的屋子里。这是个佣人的房间,虽然干净,却实在不光鲜,只是从帷帐中传来的声音却让人,心中痒痒。
  「啊……啊……哥,你真好,你的棒子有长大了些,啊……又刺穿妹妹了。
  哦哦哦…妹妹不行了,你真强,越来越强了。」「啊…啊,又来了,不行了,啊……」只见男人的粗壮的阳物正在女人的阴户中做着冲刺拔出的运动,男人的阳物长逾一尺,粗若人臂,似乎随时可以将女人刺穿。
  「啊……啊…呀…你好狠的心呀捣死我了,不行了,插到心窝里了,来吧,来吧,插死我吧!让我死好了」眼看着,男人的阳物刺入女人身体后,女人的小腹就随之鼓起,真令人担心会不会把她刺穿。
  而女人似是不在乎,将自己的肥硕的屁股,拼命的挺动迎击着。
  床铺则配合似的发出令人产生许多遐想的吱吱声。
  「哦……哦……又不行了,又泄给亲哥哥了,让我给你生个孩子吧!啊……」男人突然间从女人身上下来,站在了床前的地上,双手抓住女人双脚的脚踝,用力将女人双腿分得很开,女人有些不解:「你在做什么呀?亲哥哥,快把你的大鸡巴戳进来呀!妹妹快要烧死了!」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用行动来回答,只见他用力的将阳具向前一挺,宛似拳头大小的龟头便刺入了女人的身体,并发出了「嗞…嗞」的声音。
  女人也随之配合的高叫:「又被你刺穿了!狠心的冤家,要妹妹的命了!」「既然你这么狠心就插死妹妹吧!」男人自然不会客气,似乎真的有心把胯下的尤物插死。像捣糯米一样,拼命的将阳物在女人的身体里刺入又拔出就像是出山的猛虎一样。
  就这样,从女人的蜜穴中不停的流出涓涓细流,来润滑两个人的结合处。由于两个人持续干了一个多时辰,所以两个人的结合处也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的。
  而床单上则是湿了一大片,别人见了恐怕还会以为是尿床了呢!
  突然女人发出一声长啸,高亢入云:「死了,死了,被亲哥哥干死了!啊……」而一股阴精也喷涌而出,淋在了男人的大龟头上,弄得男人舒服不已。
  跟着,女人就了无声息,死了过去。
  女人似乎不行了,而男人却心有不甘:「再挺一会儿,我还没完呢!这么不中用了,你不是也天天练功吗?」似乎很扫兴了。
  看他们男的身高八尺,面若冠玉,眉间透出一股英气,他就是如日中天的天运门掌门江东无敌罗洪林之子罗惊天,也是既定的下一任天运门掌门。而与他欢好被他骑在胯下的,女子长得十分动人,艳若桃李,身材凹凸清晰,而且只比其矮了三四寸,但最惊人的是,此女正是他的亲姐姐罗洪林之长女——罗曼丹。原来这姐弟二人正在做乱伦苟且之事。
  只听罗曼丹虚弱的说道:「是姐姐不好,没有让弟弟尽性,等姐姐稍歇一会儿再陪弟弟好吗?不过你的东西可真是不得了呀,才一个月就又长了两寸了,怕有一尺长了真是让姐姐又爱又怕。」一边还勉力用手爱抚着弟弟的粗长阳物,只是这阳物过于巨大,她两只手并用才可以抱住似的。
  「还不是因为练了心法,只是没想到我天运门的心法中还有这一妙用,姐姐若说怕,弟弟以后便不惹姐姐了。省的每次明明比姐姐小,却反要做哥哥,叫姐姐成妹妹。」罗惊天有些得意的挑逗姐姐。
  「你!明明是你欺负人家,却还得便宜卖乖,当初要不是你用强,谁会跟你这样?只是求别让爹娘知道才好,不然我们怕是死定了。」「知道又怎样,家丑不可外扬,爹娘顾及面子,一定不会说出去的。也就是罚我们一下了,我到是想让他们知道,省的想起你要嫁给南宫林那废物小子,我就憋气的要死。」「弟,你的心姐姐懂的,就是让姐现在就去死也不觉得枉此一生了。只是现在有个难处,我再有半年就要嫁到南宫世家了,可到时候人家发现我已不是完璧该怎么办?」「那我就在你出嫁前带你远走高飞好了!」罗惊天说的斩钉截铁。罗曼丹面露喜色,刚要说话,突然罗惊天一掌劈向窗户,「什么人?」窗户即刻被掌风震落,罗惊天也跟着从窗户一跃而出。而罗曼丹见有人发现姐弟奸情,忙一边穿衣,一边也冲到门外。但到了外面却呆住了,原来在外面与罗惊天对面而立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父亲罗洪林。
  罗洪林本想去后花园密室中参悟本门的一个难解谜团,却不料凑巧遇到了这姐弟在干苟且之事,一时间呆在了那里。开始罗惊天正和姐姐干得起兴没有注意,而后静了下了即刻发现了屋外有人,却没想到是自己最怕的父亲。
  罗洪林被气得面色惨白,全身上下不由自主的抽搐,只从嘴里发出「你,你们……“ 便没有了下文,呆立着站在那,眼前的一切实在是令他震惊之极。他想不到,自己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儿子的身上,而他却做出了忤逆人伦的姐弟苟且之事。
  天运门是罗家的家派,开派祖师罗破军本是一将军,归隐后才开创天运门。
  虽然也收异姓弟子,但那主要是因罗家数代人丁不旺,招收弟子以为帮派所用。
  而外姓弟子一般只授予天罡正阳掌和归凤剑,天运门的内功天罡正法心法随也传授,却只授一部分。所以天运门自然也没有别的门派的掌门位子之争了。
  天运门传到罗洪林这一代已是第九代了,其天罡心法以练至第六重,虽然自认有生之年冲破第七重无望,但其功力在江湖中已是数的上了。加之这两年天运门不仅继续掌控了长江,运河的漕运还把运河两岸的陆路运输也控制住了,朝廷也不得不重视而封罗洪林为博运侯,是以现在的天运门已经与少林武当并驾齐驱,势力威名远在峨嵋昆仑点苍诸派之上了。
  但他最骄傲的却是他的儿子,罗惊天。罗惊天六岁习武,九岁就已经突破天罡正法第二重,要知道天罡正法共分九重,除了开派祖师罗破军练到了第七重上界外,后来的诸掌门都没突破第六重,而罗惊天十四岁时已经练成第四重了。也正因为如此,罗洪林才破例将本应到他婚娶后才教给他的本门修行秘法,天罡阴阳正法教给他。本想尽快给他找个门户相当的妻子,却不料他竟做出这样的事来,怎能不痛心?有心将他一掌毙了,但手掌举起却难以落下,自己至此一个儿子,又不忍心。唯有长叹一声,说到:「你们这两个畜生,都…都…都给我滚回自己房里去,我饶不了你们。」罗惊天本以为就算不被当场毙了,也少不得挨顿饱揍,但见罗洪林只是让自己先回房,不禁有些奇怪。毕竟以父亲的脾气,自己做了如此伤风败俗之事,他是绝难容下的。但既然父亲这样吩咐了,唯有先回房走一步算一步了。
  罗曼丹却没他这么想得开,父母自幼就宠爱弟弟,每次父亲要对其惩罚时母亲总会出面说情,所以多半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自己和妹妹则没那么幸运。
  但这时再怪父母偏心也是枉然,怪只怪自己把持不定,听天由命了。也只能心怀忐忑的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不过看来事情好像并不是很糟,直到傍晚,丫环才到罗惊天屋外敲门,说道:「少爷,晚饭好了,老爷吩咐让您和小姐去吃饭。」罗惊天不禁一喜,看来有转机了,既然父亲叫去吃晚饭了,那至少是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了。就对外面说道:「我更完衣就到。」小环应了一声便去了。
  罗惊天一边更衣,心中却一直在琢磨着:从小自己惹麻烦,只要母亲一出面,父亲就会没脾气,似乎父亲很怕母亲。否则,就算是夫妻恩爱,也不会从不违背过母亲的意思的。而且,他知道父母在人前一切正常,但其实他们很少同房休息。
  父亲虽然五十开外,但内功精深,应当不会像常人那样不中用,而且,父亲在传授天罡正法的修炼法门天罡阴阳正法时也说,练此功法,不光可以采阴补阳,增进功力,还可以行房之时金枪不倒。据说,第三代祖师罗安佑八十岁尚可以日御数女。但父亲非但性欲不旺,反倒是有意的疏远母亲,令人十分不解。
  想到了自己的母亲,罗惊天不禁百感交集,他的母亲吴霞儿实是个绝代佳人,虽已经年近四旬,有生养了他们三个儿女,但却风姿未减当年。身材凹凸有致远胜于自己的女儿不说,还比她们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魅力。罗惊天自幼天资过人,而体质也有异于常人,其阳物自九岁时便增长迅速,而欲望也随着增加。
  本来,因罗洪林家教甚严,还不敢造次,但在他十二岁那年有个云游道士被仇家追杀,被他藏在家中。那道士的仇家惧于天运门的威名没敢造次,而那道士为谢他救命之恩,将自己历尽辛苦采得本欲救命之用的一株千年灵芝赠给了他。
  他一时好奇便整个服了下去,结果使他的阳物远大于成人,为了平息欲火,他将家中有几分姿色的丫环使女尽皆奸淫,而那些丫鬟侍女不光没恨他,反倒是对他更加爱恋了。
  但不知为何,从他有此异遇后他每次见到自己的母亲总有种不可名状的冲动,而且越来越难以控制。直到他几个月前被父亲破例提前教授了天罡阴阳正法,而姐姐罗曼丹也因为快要出阁了被授予了天罡阴阳正法的阴功,他随着自己和姐姐的修练日久功力日深,发现自己忽然对自己的姐姐也越来越有冲动了,直到后来自己乘着陪姐姐上山游玩之机,强奸了姐姐。但姐姐后来却告诉他自己对他也是随着功力的加深,而越来越难以自制了。似乎天罡阴阳正法有阴阳互吸的特性。
  那么说来,自己对同是习练天罡阴阳正法的应当也有吸引力才对,但这也还好理解,只是父母分房而居却是想不通的。
  他这边想不通,罗曼丹也是心中打鼓。毕竟,这次姐弟两个所犯的事,实在过于严重了。
  姐弟二人在饭厅外正好走了个碰面,罗曼丹不由得脸上一红,而罗惊天却像没事人一样,神色如常。
  进到饭厅,只见罗洪林正襟危坐于上手,脸上可谓是阴云密布。而他们的母亲吴霞儿则陪坐在旁边,奇怪的是,母亲的脸上非但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反倒是面带笑容,眼神中似乎还有一丝捉弄之意。罗惊天虽对母亲的表现有些奇怪,但凭直觉觉得应无大碍了。
  他一如既往的坐在了母亲的下手,罗曼丹也挨着坐下了,这时外面风风火火地闯进了一个火红的人影来,是小妹罗云丹来了。只见她一下扑到母亲怀里,撒娇似的说道:「娘,女儿这次给外婆去送寿礼,可有奖赏吗?洛阳这么远,我可是第一次出远门呢,要是没奖赏女儿可不去了」!随即用一对明似秋水的大眼睛望向母亲。
  吴霞儿尚未开口,罗洪林已然说到:「去给你外婆送寿礼还要奖赏?要奖赏可以,但到了你外婆做寿之时就不带你去了,哼!」听了这话,罗云丹的脸上立刻笑容全无,撅着小嘴道:「那这次女儿就住外婆家,等过了外婆的寿辰再回来好了」。
  罗洪林本来就怒气未消,这时再被罗云丹顶撞,便要发作。这时,一支洁白胜雪暖似温玉的手拦在了他的手上,但这只在别人眼里美地无可挑剔的手对他却似乎是非常恐怖的怪物一般,他下意识的要抽出自己的手来,但他忍住了。因为这正是他老婆,吴霞儿的手。
  两个人之间的一点小小异常举动,却全被旁边的罗惊天看在眼里,这更证实他的判断,父亲一定有什么虚弱之处被母亲掌控住了。只是父亲如此可谓是惧怕母亲,难道母亲在背后威逼过父亲吗?
  这时吴霞儿开口了。「好,你说要什么东西?娘一定给。」宛似天籁之声。
  而只有罗洪林似乎是对此颇为反感。
  见母亲答应,罗云丹的脸上立刻有阳光明媚起来。「我还没想好要什么,等我想好了再和娘要吧!还是娘好,不像爹,小气!」说完朝罗洪林一撅鼻子,做了个鬼脸。罗洪林唯有叹了口气。罗云丹也坐到了自己椅子上,这时丫鬟也正好将最后一个菜端上来,回禀老爷夫人,可以开席了。
  罗惊天和罗曼丹都只顾低着头,罗惊天因为看出了父母间的问题而有恃无恐的吃饭,罗曼丹虽没胃口吃饭却也不敢抬起头来,罗洪林则眉头紧锁的自斟自饮着,看来罗云丹并不知道此事,边吃饭还和母亲撒着娇,而吴霞儿也好像对他们姐弟的事情不太在意似的,陪着罗云丹说笑着。
  吃到一半时,罗洪林突然对罗惊天说:「天儿,为父见你最近武功修行的不错,所以就和你娘商量了一下,想让你去参悟一下我罗家的全功决图。你愿意吗?」罗惊天不禁一愣,这全功决图乃是罗家数百年来的谜团。原来,罗家先祖在习练天罡正阳掌和归凤剑时发觉,正派的内功心法虽然扎实细密,但在修炼之初进展较慢,而一些邪派的武功虽然本身威力并不强,但借着采阴补阳等令正派不耻的功法,可以在习练最初的一段时间里突飞猛进,所以便有心将一些邪派功法的妙处借鉴到正派玄功中来。
  而机缘巧合,罗家先祖在追杀一个武功高强的采花淫道时,从他的衣物中得到了一部九阳取阴大法,于是就将其中的精华处加以改进,最后创出了天罡阴阳正法。但因为是采阴补阳的邪功,虽然改变了不少,但终究是正派所不齿,所以,严令天运门下只传掌门,女弟子则只有在选定为掌门夫人时才可以传授阴功。而罗家女子则是只有在嫁入夫家前才可以习练,但只能用于夫妻间的欢喜之时增添乐趣,不可害人。而且习练之人需立誓,绝不外传。
  其实掌门都是罗家的人,只有掌门夫人,但嫁入罗家后也就是罗家人了,自然不会让罗家无法在武林中立足的。但同时,罗家先祖也发现,天罡阴阳正法有个缺陷,那就是如果男女同时练此功法,若进境相同时,则一定是女克男。虽不是什么必须解决的问题,但男尊女卑的观念是绝不许这样的事情的,而罗家的历代祖先,即天运门历代掌门无不费尽心力,据说在第五代掌门罗智鹏时却是想出了关键所在,但罗智鹏却没有实施也没有直接传给后人,只是说此乃天劫,若欲破解需机缘造化了,后来就在罗家密室中留了一幅图,说是参悟透了也就明白关键之所在。
  所以,当罗洪林提出让罗惊天去参悟时,罗惊天不禁吃惊,自己岂不是有过反奖了?不似父亲通常做法。再看母亲此时也对他投来一种难以名状的目光,让他十分不解。但是福不是祸,只有这么闯了,其实他已经想好了,如果逼急了自己就带姐姐逃走,远遁他乡。
  天运门除了父亲,没有一个人是自己的对手,就算是父亲,自己现在已经突破天罡心法的第五重进入第六重了,父亲虽是第六重最高阶,可要胜过自己也不是轻而易举的。想来他们也不会对别家别派说起这种丑事,更不用说请人帮忙了。
  现如今要他参悟迷图,那只能说是奖赏了。待到他扫过罗曼丹一眼时,却正遇上对方也在偷看他,四目相对罗曼丹立刻低下头。而罗惊天想的却是:该不是让自己去参悟武功心法,却要惩罚罗曼丹吧?
  也正在这时吴霞儿又开口了:「我与你们父亲商量了一下曼丹的婚事,南宫林那小子虽是世家子弟,但一来他未必能己任南宫世家的掌门之位,而且这几年南宫世家的势力受东方世家和玉华剑派的打压,已是江河日下,时常要我天运门帮助出头。现在已经如此,若是等到曼丹嫁过去,岂不是更是将我天运门当挡箭牌了?所以,明天就派人去退了这门亲事。曼丹以为如何?」若无今日之事,罗曼丹自是会赶着说好,但遇到现在的情形,她却一时之间不知如何作答了。还是罗惊天接口道:「这自然好,省的姐姐跟了那废物,还要娘家为婆家办事!」罗洪林想要发作,却也不知该怎么说,也只能继续叹气,喝闷酒了。
  罗曼丹见真的不用违心的嫁给南宫林,自是舒了口气,但,罗惊天要去参悟心法,只怕以后不能常在一起玩乐,不由得又有些失落。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3-23更新.